第一章 李家公子

听书 - 剑起长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本站的永久网址:www.yr2345.com

开元二十四年秋天的长安城,比以往更加清冷。

“老哥,这天儿真冷啊!”朱雀大街上一家临街的茶铺,行人裹着袍子坐下,“来两杯热茶暖暖胃。”

“可不是。这人世道变了,老天爷也没了好脸色!有句话怎么说来的?叫古来景语皆情语,这天一凉,衬得咱的心就更凉喽!”

茶铺老板递上茶壶,看着现在也没什么生意,索性坐在了旁边,跟那人唠了起来。

行人热茶下肚,舔了舔嘴唇,“唉,老哥,您是京城本地人,我跟您打听个事儿。这皇上……当真要让那李林甫为相?”

老板向两边看了看,街上没什么人,便低声说道:“现在都在谈论这件事,据据说是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这李林甫这两年风头可是一时无两,皇上对他那是宠幸万分……应该是没跑啦!”

“张相和裴相,多么好的两位宰相啊,怎么说贬就贬了呢!”

“还不是那李林甫不是东西,暗中给咱们两位相爷下套,皇上那边不知道说了多少坏话。面上一套背地一套,靠女人上位的泼皮无赖,我呸!”老板狠狠吐了口唾沫。

“听说那李林甫,可是个贪官。”

“这种人,能是什么好官!听说他一开始当上官之后,曾经跟他一起混的那帮市井泼皮来找他借钱,你说他不借就算了,那还有情可原。可他明面上借了钱给人家,暗地里又指示人把那些泼皮全给打死了,全家都没放过!为啥?不就是为了给自己弄个干净的出身嘛。咱大唐摊上这种心狠手辣的人当宰相,往后咱们算是没什么好日子过喽!”老板耷拉着脸,沮丧的叹了口气。

离两人不远的一张方桌上,坐着两个小孩,小一点的约莫五六岁,大一点的也不过八九岁,都正捧着杯热茶暖着通红的小手,小嘴轻轻吹去蒸腾的热气,一小口一小口嘬饮着茶水。听到旁边两人的谈论,那大点的孩子竟是“砰”的一声将那茶杯砸在了桌子上,站起身红着脸就要往那两人身边冲去。

小点的孩子在桌下狠狠踹了那大点的孩子一脚,大孩子不解的回过头,小点的孩子一瞪眼,大孩子萎蔫的耷拉下肩膀,沮丧的坐了下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怎么了?”老板听到这边的动静,走过来问,看到桌子上破碎的茶杯和流淌的茶水,原本就不好的脸色就更加阴暗了。

“喝茶不小心烫着了,不小心弄破了您的茶杯,对不起啊大伯。”小点的孩子揉着后脑勺,小嘴咧开露出两颗洁白的虎牙,眼睛弯成两弯月牙,歉笑道。

“啊——额——对——对不起……对不起……”大点的孩子又被踢了一脚,不情不愿的点头道歉道。

“算了算了,你们没被烫着就好。”老板看见小孩子道歉的可爱表情,心里再大的火气,此刻又哪里能撒的出来。当下摆了摆手,这事就给盖了过去。收拾好桌子就又回去跟行人谈了起来。

小孩子喝完了剩余的茶,拿出两文钱笑着冲老板晃了晃,放在了桌上。那个像是他的仆从的大孩子连忙拿起一件放在一旁的貂皮大氅披在他身上,两个人裹着秋风一同往街上去了。

“多好的孩子,是官宦子弟吧。也不知道是哪家大人的小公子,那家有福喽!”行人羡慕地道。

“总不会是那李林甫的孩子!那人,能有个孩子就算他祖上积德了,老天爷就该让这种人绝后!”老板起身过去收钱,行人笑着掏出两文钱,又匆匆赶路了。

路上人不多,过了旌善坊,到了那边的集市,人才多起来。两个孩子在人群中穿梭,大孩子鼓着嘴,似是心中不满。几次想要出口询问,可话打嘴边又被他生生噎了回去。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小孩子似是察觉到大孩子的异样,瞥了他一眼道。

大孩子深吸一口气,“少爷,我就不明白了,他们那么辱骂老爷,您就不生气?您要是不愿意和他们争辩也就算了,可我要去——您干吗拦着我啊?”

小孩子撇了撇嘴,“你要是和他们吵起来,我不还是得被卷进去吗!而且要是打起来怎么办?那老板身强体壮虎背熊腰的,一个能打我们十个,我们这不是自找苦吃?”

“打起来不怕啊。”大孩子道,“要是真打起来,我拖住他们,少爷你就快跑,跑回府搬救兵。老爷最疼你了,肯定会带着最厉害的侍卫来报仇的。想着少爷能为我找救兵,那到时候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是被他们打死也无所谓了。”

“滚蛋!”小孩子骂了一句,“吴乡你听着啊,我是你少爷,应该是我护着你知道吗?应该是有一天我打不过别人你去给我找救兵懂不懂?拖住别人这种风光的事应该是少爷我来做,以后碰见这种事你不许抢我风头啊。别以为你比我大我就收拾不了你。”

大孩子吴乡听了,不答话,只是“嘿嘿”的傻笑。

小孩子老成的叹了口气,“而且,他们说的也都是真的,李林甫确实不是个好人。理不在咱这儿,还争什么争……”

“少爷,老爷可是您亲爹啊,哪有自己儿子不叫爹一天天直呼名讳的。再说了,也没有儿子不帮自己爹的道理啊。”吴乡不解。

“用你管!李林甫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这么给他说话?”

吴乡摇了摇头,“我是老爷捡回来的,没有老爷我早就不知道死在哪儿了,老爷对我有大恩,别人说他坏话,不管是不是真,我不能忍!”

“可以啊吴乡,没想到李林甫在你心里分量这么重。”小少爷嘴角泛起一抹戏谑的笑意,“哎吴乡,你说,我和李林甫同时掉水里,你救谁?”

“额……”吴乡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鼻子几乎和眉毛挤成一团。他往一旁瞥去,看到自家少爷笑的愈发可爱,一哆嗦,惊出一身冷汗,忙陪笑道:“当然救少爷您了,我可是您的奴才啊。呵呵……”

“嗤。”小少爷嗤笑一声,扭过头去,“懒得管你。”

“少爷,咱们这是去哪儿啊?”吴乡看着少爷专往没人的地方走,心里不禁打鼓。尤其是少爷趁着四下无人的时候,突然撒开蹄子就往一个幽静小巷狂奔而去。吴乡吓得魂飞天外,不知道自家少爷这是中了什么风,犯的哪门子病,哭丧着脸追了上去。

“少爷,您这到底是想干嘛啊!”吴乡看见自家少爷停下站在一个小院前不动了,连忙跑过去,看见少爷站在那一动不动,吴乡脸一白,眼泪“唰”的流了下来。

“少爷,您不是中邪了吧!你这样,我怎么跟老爷交代啊,少爷您说句话……刚刚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中邪就中邪了呢?”

()

请收藏本站:www.bqg70.com。嫣然文学手机版:m.bqg70.com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