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妻子是一周目boss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本站的永久网址:www.yr2345.com

【警告,检测到宿主处于极度危险中,天道系统即将解绑——解绑进度1%……0%……无法解绑……】

【天道点+300000。】

【警告,请宿主迅速逃离!!】

【天道点+600000。】

【警告!系统正在启动自毁程序……】

【天道点+9000000000。】

【自毁程序启动失败。】

【警……】

“你????别警了!给我闭嘴!”

徐长安此时还在梦里都能够感觉到自己脑袋上顶着一个血红的“危”字。

他在精神世界中醒过来,咬牙切齿的道:“你真是我见过最没用的系统!”

难得回到家与妻子温存,就想好好睡一觉还要被打扰。

别人穿越附赠的系统一个个都超出常理,他穿越过来之后的系统,除了每天吵嚷警告,就是个纯废物。

徐长安都穿越过来七八年了,一直到去年这系统才觉醒,告诉他只要他身处危险之中就可以不断获得天道点,然后使用天道点变强。

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在仙门闯出一片天地,带上妻子过上好日子,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可结果呢,他在宗门里与人争斗的时候是可以获得一个、两个的天道点。

但是每次他一回家休息,这天道点就和短路了一样,一晚上过去能多出来几十个零来。

点数用不完,但……商城是空的!

他空有数不清的天道点,却一个子儿都没有花出去过。

“……”

随着系统提示音的落下,徐长安深吸一口气,心情逐渐平静。

徐长安觉得这系统应该不是他遇到危险的时候才能获得点数,而是……当他幸福的时候才有点数,并且越幸福这点数就越大。

不然为什么每次他回家见自己妻子,一到夜里这破系统就叫个没完。

徐长安对救过自己性命的妻子有着十二分的信任,他知道妻子有许多的秘密,但是朝夕相处多年的他从没有想过,妻子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危险。

莫名其妙的系统,和人生的另一半,选择信任谁,傻子都知道应当去怎么选。

生活不易,徐长安轻轻叹息。

“如果……这系统能卸载就好了。”徐长安眸子里闪过一丝阴霾。

在一个可以修仙的世界,他的脑袋里却有着不明不白的“系统”?

真的是不如没有,那样还更让人安心。

不过,即使系统是个废物,他也在拼命努力,如今本是外门弟子的他已经当上了朝云宗外门的内务执事,下一步他要成为宗门的内门弟子。

所以这次下山,他为了一颗开源丹,接下了同门给他的除妖任务。

‘也不知道那虎妖好不好对付,毕竟价值一颗开源丹…’

被系统吵闹之后,他也就睡不着了,冥想片刻后才缓缓睁开眼。

“……”

清晨的阳光穿过窗棂,徐长安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鼻尖萦绕着淡淡的、似桂似兰的芬芳。

就在这时候,耳旁传来的轻语让他身子一凉。

“你压到我头发了。”

在他的身边,一个看似二十多岁的女人长发散落着,正撑着身子瞧着他。只是女人眉头微皱,似是吃痛。

徐长安与她对视,随后眨眨眼。

女人眸子中的冷淡让徐长安脊背一阵发凉。他下意识抬起手臂,对方这才将那漆黑的长发从徐长安身下拽出来,旋即继续盯着他看。

“早……”

徐长安起床后披上衣裳,回头望着的满面平静的姑娘,随意问道:“饿了?”

“有一些。”女人点头。

这么多年过去了,徐长安也习惯了妻子的冷漠,他笑着起身说道:“我这就去准备。”

当徐长安走出房间,简单的洗漱后,他望着镜子里那不过十六岁上下的清秀少年,深吸一口气。

真是奇怪。

这一世,他居然也有妻子了——虽说是未过门的。

徐长安又觉得,两人已经相依为命那么久,也不缺一个礼节……当然,说到底是因为他现在的状况不允许准备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

徐长安叹息着来到院子里,熟练的生火,打水,洗菜后准备给妻子准备简单的早饭。

他走进厨房拿起菜刀,迅速的切着辅料,动作行云流水,家务活对他而言早已经是轻车熟路。

……

门外,云浅穿上了朴素的衣裳,踩着红色的绣鞋走到厨房门前,瞧着那初阳透过窗子洒在正努力准备早饭的少年面上,便停下脚步,怔怔的看着。

水煮开需要些许时间,徐长安便顺势擦碗筷,转头见到妻子在门前盯着他瞧,朴素的衣裳并掩盖不住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

徐长安多看了两眼,随后整理自己的围裙,奇怪的问道:“小姐,你看什么呢。”

“离开了岛,你就不再是我的管家了。”云浅说道,双手环胸。

她的声音很沉稳,不似少女般娇嫩尖细,但是很令人安心。

“我不是一直这么叫?”徐长安眨眨眼,心想平日里都好好的,姑奶奶今日是怎么了?

要不……唤一声娘子?

忽然的,他有些心虚,便说道:“你换个地儿站,这里油烟大。”

云浅看着一旁的菜刀,又看了看自己那白皙修长的手,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徐长安也没有太过在意,他向来摸不透妻子的心思。

……

饭桌上,简单的两碗面冒着热气,那是最普通的面条,只有肉片、青菜和白藕做点缀。

徐长安觉得这面是好东西,因为可以吃饱,最重要的是她就喜欢吃自己做的面。

在徐长安的身边,女人已经梳妆打扮好,漆黑的长发束了一个低马尾,她拿起筷子,一只手将耳侧垂下来的头发捋到耳后。

这般充满了女人味的姿态看的徐长安面容微微一红,旋即闷着头吃面。

云浅低下头喝了一口汤,冷漠如寒霜的脸软化了一些,她抬头瞧了一眼前方那称不上斯文的少年,说道:“你慢些吃。”

“知道了。”徐长安轻轻咳了一声,他坐直身子,欲言又止。

“你有什么话要与我说?”云浅放下筷子,看着徐长安说道。

徐长安面色一僵,讪笑一声,端起手中茶杯呡了一口:“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小姐……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昨晚上你就心不在焉的。”云浅看着徐长安的眼睛:“是在外面有女人了?”

“噗。”徐长安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他急着说道:“我对小姐可是一心一意,若是有二心,天人共……”

“兴许是吧。”云浅打断了他,平静的说道:“什么事。”

“这个。”徐长安起身,从怀里取出一沓银票递给了自己这个又是小姐、又是妻子的女人:“这些银子……应该够小姐这三个月在城里用了。”

说完之后,徐长安深吸一口气,有些忐忑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我知道了,这次是三个月。”云浅接过了银票,旋即继续安安静静的吃面。

虽然妻子很平静,但是徐长安却没有就此松了一口气,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毕竟,哪有结成夫妻之后,做丈夫的动辄三五月就不在家、甚至才回来一晚上就立刻要走。

北风吹,秋风凉。谁家娇妻守空房。

就是他家的娇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